黃靜雅,「民主主義是何種『感覺』呢?」

2017年春季號(175號)

 

 

摘要

本文通過最近的文學作品討論既是革命的時間也是療癒空間的燭火廣場的「情動」,探詢民主主義究竟是何種「感覺」。廣場不僅是擊退權力的戰鬥,也是我們想要知道自己是誰,以及民主主義是何物的熱情鬥爭的現場,牽動了我們必須自己成為主體挺身而出的感覺。本文以燭火廣場的這種民主主義意識和情動的經驗為媒介,通過金錦姬的小說「趙眾均的世界」和「太大白天的戀愛」點出世越號沈船事件之後成為韓國社會話題的「安靜不動」的情緒,並且指出那種情緒如何產生「不安靜不動」的熱情。另外在黃貞殷著眼於生活的「神聖」和「微不足道」交錯瞬間的中篇小說「在笑的男人」的討論上,也通過高密度的語言和「真空管」的主題,追蹤生活的「微不足道」轉換成為廣場光亮的心的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