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 梁景彦, 「批評為何重要:批評探索革命意義的方式」

2018年冬季號(182號)

 

 

摘要

為了賦與燭火作為革命的意義,現在我們必須一再省思我們立於何處,閱讀文學作品也是方法之一,近來經歷過燭火的文學批評也正在為打破自我封鎖性而奮鬥。文學評論家梁景彥為探索這種奮鬥的意義,以曺淵正、白志恩和崔眞碩等人的批評作為討論素材,並且不斷地拋出「這樣就足夠嗎」這種帶挑釁的質疑。他認為女性主義文學會切斷對女性生活想像,也提議試著想像文學制度「外面」的公共性談論反而可能使批評的超然地位陷入膠著,這樣的反論和看法,不僅有趣,也值得傾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