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 金度賢, 「殘障人士是大韓民國的市民嗎:從勞動權和自決權來看殘障歧視主義與市民權」

2016年春季號(171號)

 

 

摘要

這是本刊今年的另一個連續企劃「少數者眼中的韓國社會」的第一篇文章。殘障人士運動家金度賢認為在理性主義和勞動能力為主的近代社會一直處於弱勢的殘障人士獲得完整的政治權利,是基於平等和自由的新連帶重要的一環。提出應以哲學角度重新思考殘障人士被排除在勞動權和市民權之外的現實,同時通過「公共市民勞動」的概念,從根本上弱化區隔所謂「勞動的人」和「不勞動的人」的體制,從新的視域重構市民權,文中包含許多實踐性的觀點。